东子

……………我不相信自己还会更新

好久没看到这个的了QAQ

西風魚:

重い実

咳嗽的时候,感觉肺部的疼痛,轻微的,有一点点呼吸急促。
走到马路上的时候,穿好的外套又被脱下来挂在手上,结果反反复复折腾的还是自己。
以前说,坐着公交想要绕着一座城市转悠,现在因为各种原因走了一小半。
写在黑色小本本上的东西有些已经实现了。
但是还不够。

或许我能看到,某个妹子突出的蝴蝶骨和飞起来的裙袂。

搞几个用来自虐的题目

1,菜市场里逛,并且写出自己遇到的某个人买菜的情景,可以进行猜测他/她买菜给谁,心情如何
2,商场,观察并描写一个售货员销售的全过程,可以猜测心理活动
3,烤串,半夜撸烤串,观察旁边一桌人的活动,如果提前离开,就描写他们的具体活动,如果对方离开,就进行猜测,为什么他们要大半夜出来撸串儿

别…别说了…
我一定要写虫师的同人啊!!!!!d

等我把原作看完hhhh

心疼自己被屏蔽的一篇,写完了查查字再发吧哈哈哈哈

镇里有个聋子,听不到声音却以音乐为生。
他不会说话,是聋子中的十分之九。
听不见鸟语花香,却能用琵琶弹出《阳春白雪》里的暖意;说不出一言半语,但用古琴让两个知己在曲子里相知相遇。

聋子不是天生的聋子,他是突然病的。镇里的老人说,当他还小的时候,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被门撞了,晕了十天半个月,醒的时候耳朵就听不见了。
一岁不到的孩子,被门的那一下,学会的,也就是襁褓里头的吚吚哑哑。聋子的父母在那之后,丢了聋子给年迈的爹娘,相伴去了大城市。
作孽啊。老人们提起那事还心疼着聋子和他爷爷。挺可爱的一孩子啊,眉清目秀的,就被这坑爹坑儿的俩人祸害了啊。
老人们一边说,还一边对着聋子家那棵焉了吧唧的树指指点点,似乎那树就是那谁谁和谁谁。
聋子就在这样环境下和自己的爷爷长大了。
虽说是爷爷,但爷爷也不过是个乡下的老头,老伴走了不知道多少年,指望着能够靠自己的儿子女儿养活的时候,又被踢皮球的扔出了家里,只能蜷缩在窄小的城隍庙里带着一同被扔下来的小孙子过活。
纵然是这样,天性开朗的老头儿也不曾怨天怨地:没有住的地方,城隍爷就把自己住的地方匀了这半分屋子;没有喝的东西,庙外的古井,还留着半尺深的水供着呢;钱没有,向东西南北的土地爷借借材料,做上一两把古琴琵琶,弹着《十里埋伏》去集市上攒钱。
老头儿是年轻的时候是个木匠,学过画画,唱过老戏本,为了追当年的老伴儿,一个人硬是在在红卫兵气头儿正盛的那俩年,东拼西凑地跟着老戏班子里曾经的角儿们学会了《西厢记》。
老头儿这一辈子,最爱的只有《西厢记》里的一句: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侣。
他对此深信不疑。那个是他初恋,为她唱过《西厢记》的姑娘,兜兜转转了好几年,在遇见了无数条件儿更好的男子后,回到了他身边。
姑娘低着头有在他斜前方,夕阳照在她侧脸上,像五星红旗一样明亮。大麻花辫子上刚插上的一朵白色花儿偷偷告诉老头儿,唱一折《西厢记》吧,唱完这一折,你们的故事就开始啦。

就这样,老头儿抱得美人归,一双有情的,也终于成了眷侣,让旁人羡慕得无话可说。可是毕竟老头儿还不是神仙,所以也注定这天长地久也只得“有时尽”。
姑娘留了一个孩子就撒手人寰了,临走前还指着门口的那条小沟渠说,我梦见了那里会有一个小姑娘,你且好好照顾着。那个小姑娘告诉我说30后,我们又能重逢。
说要那一句话,姑娘就和林姑娘一同走了去。
老头儿抹抹泪,跑出屋子准备置办一套属于姑娘的物件儿。说来也奇,这回来时就在小田坎那儿找到了一个嗷嗷大哭的小婴儿,瞪着一双乌黑乌黑的眼睛,委屈的看着那个手抱了一堆姑娘的衣服的男人,仿佛质问着这人为什么还不把自己带走。